故事大会

自学成才并义务为乡亲修电器十几年的残疾小伙-张东升

豫讯网 自学成才并义务为乡亲修电器十几载的山里残疾小伙。他是个脑瘫孩子,别人一步走70厘米,他只能拐20厘米。他从小就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家境:母亲瘫痪,父亲体弱。但只有小学毕业的他,却凭着一种自强精神,自学了家电维修技术,拄着拐杖为大山里乡亲义务修家电,一修就是十几年……

见到东升,是在老乡李玉财家,当时,他正冒着严寒在院子里义务帮李玉财家修电视接收器。纵使无情的岁月在东升年轻的脸庞上过早地刻下了沧桑的痕迹,可依然能看得出他的眉清目秀。见我们来了,他抬起头来礼貌地微笑着向我们示意,我们请他继续……

由于他双腿残疾,人就坐在冰冷的地上,手握着扳子用力地拧着每一个摞丝,不小心,手被铁丝剐了一下,血滴顶在了手指上,可他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继续操作。不一会儿,他把接收器安装好后,拄着拐杖,吃力地摇晃着站起身来。他的举动,令我们同行的女记者止不住背过脸,揉起了眼睛。他指着那个类似铝锅盖的东西告诉我们,他们这条沟,因为人住得稀,没有有线,都是用这接收信号。我们问他是哪出了毛病,他说,他说不好,因为他没系统学过,专业术语他不会说,只会动手操作罢了。

红山楂是我们全家的希望  每家有个一两棵

东升今年27岁,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龙王庙乡老院村腰岭沟人,先天性脑瘫,在他的心里对父母和家始终有个结,他认为他家的一切变故都是由他引起的。

东升的父亲今年52岁了,30年前,在这大山沟里能娶到了一个漂亮媳妇,并在婚后第二年生下他,接连而至的喜事让父亲感觉生活是越来越有奔头了,笑容也天天挂在脸上。可谁知没多久,他的母亲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就在他两岁多的时候,母亲瘫痪在了炕上。从此,东升的父亲一边兼着男女双重责任,一边透支体力,拼命挣钱,为他母亲求医问药,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正所谓祸不单行,等到东升3、4岁时,发现他走路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到医院一查,说是先天性小儿脑瘫。这个晴天霹雳让东升一家原本并不富裕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东升说,他对不住母亲,为了全力给自己治病,母亲放弃了治疗,并于18岁那年东挪西借凑够了2万元,通过电视广告跑去石家庄做了手术。全家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这次手术身上,可万万没有到的是,家里不但背上了一大笔外债,一年后,发现腿不但没好,反而更重了,一家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

作为大山里的能人,东升却只有小学学历。8岁那年,他和本村其他正常孩子一块走进了本村的小学,虽然腿残,但东升的脑子却不笨,在小学学习成绩相当不错,小学毕业照上的他,也很阳光。之所以辍学,是因为小学毕业后中学要到20多里地外的龙王庙中学上,没有车他走不了远路,家境穷困他没有钱住宿。东升说,当时看着别的同学都去上学,自己也很郁闷,那一年,他每天都翻出以前的小学课本自己复习。

说起修理技术,东升说是偷来的。他从小爱好安装各种东西,谁家有坏手表之类不要的东西,他就拣来,拆了装,装了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在心中萌芽了长大后当名修理工的念头。他说,那时,也就是个念头,没想过能实现,因为他的自身条件和家庭条件对于实现这个念头,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他的这个念头变成现实缘于两个机会:第一个机会是,那次,邻居家的电视机坏了,请来了修理工,从小就爱好修理的他,马上就赶去邻居家,近距离的认真观察修理师的每一个步骤,并努力地用脑记忆,他说,那晚回来后,他在脑中象过电影似地无数次地重复着那天师傅的动作。他说,正是这样的机会给了他信心和希望,从那以后,每次村里请来修电器的师傅,他都要赶过去“偷师”;而第二个让他把念头变成现实的机会,则是别人给他家的旧电视坏了。他说,虽说是自家电视,可开始父亲也不同意他修,但家里没钱又找不起修理师傅,最终,父亲以一种破釜沉舟的态度,把电视交给了他。

对于那次的记忆,至今东升还记忆犹新:当时,自己心里也很紧张,每一步,都用心去记,生怕修不好,最后再装不上,那可就惨了。在一步一步拆,一步一步查后,我终于发现里边断了根线,查出原因后,悬着的心就敞亮了许多,等我把线接好后,一试出人后,当时父亲就长出一口气说:“没想到你还真行!”我心里也甭提有多高兴了,而我父母以后,逢人就说这事。

有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的,随着张东升偷学技能和实践的增多,他掌握了许多电器的修理方法,村里人也听说了他的手艺,家用电器出了问题,也会来找东升,东升的名声慢慢大了起来。后来,连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会找他,由于他行动不便,乡亲们就会用车来接他,到现在,张东升义务为村民修理电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

村民李玉财告诉我们:“平时,粉碎机、冰箱、手机、钟表等一般的小毛病啥的,都找东升修,这沟里深,别的修理工也不愿意进来,就是进来了,价钱高得没谱,东升不但不要钱,而且啥时候找啥时候到。不过,看他走路那样,还真不忍心,不忍心也不行啊,没人啊!”就在我们聊天的空儿,李玉财家的电视出现了清晰的画面,我们也不由得为东升感到高兴。

提起未来,东升说,非常迷惘,为此经常失眠。父母身体都不好,而且一年比一年岁数大,病情也一天比一天严重,他不但不能照顾他们,还要让老人负担自己的生活,心里的愧疚感越来越强。他说,他现在迫切希望到哪个学校去,经经师,好好学学技术,将来能做个真正的修理师,凭手艺挣点钱,好好孝顺孝顺父母,也让他们安心度过晚年。

张东升的家

临走时,一位老乡偷着和我们聊:“东升这孩子很聪明,很厚道,谁找他从来没说过半个“不”字,可是,现在,他父亲的病越来越重,他们一家生活可咋办啊!你们想想法子帮帮这一家好人啊!”

回来的路上,我们无暇再看那崇山峻岭间的风景,心中有一种崇敬,为东升的善良与自强;也有一种沉重,为老乡最后给我们留下的那份责任……作者:崔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