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指南

潍坊海拔最高的村——淹子岭

地处三县界点,秀美风光登上荧屏;梯田绕山,获评“齐鲁最美田园” 这个村庄海拔876米,潍坊最高



30户人家,海拔876米,建村140多年,这是一个秀美而神奇的村庄。它地处山巅,却有清泉常年不断,并因此而得名。这就是位于临朐县嵩山风景区的淹子岭村。上世纪80年代,山东电影电视制作中心拍摄了电视剧《重返沂蒙山》,其中不少场景就取材于淹子岭,这里的山山水水被搬上了荧屏,名噪一时。日前,记者来到这里,带你走进这座潍坊市海拔最高的小村庄。

 

◇ 建村:

这里是潍坊海拔最高的村,因泉水而得名

    据《临朐县志》记载,淹子岭村位于临朐县西南边陲,地处淹子岭之巅,海拔876米,是潍坊市地理位置最高的村庄。暖(水河)淹(子岭)公路穿行村内,与淄(川)(博)山路相连。淹子岭村西邻淄川界,北接青州,南靠沂源,为三县界点,村落西高东低,呈阶梯状分布。

    “村西悬崖清泉涓涓,崖下有池,名曰龙泉。”民国《临朐续志》记载:“山半有渊,水深莫测”,故名淹子。淹子岭由此得名,村名亦由此而来。

    据淹子岭村村支部书记国成勤介绍,目前,淹子岭村有国、王、韦三姓人家,但最早来到淹子岭建村的是国姓人家。《临朐县志》载:清同治九年(1870),国氏宗汉、宗怀、宗湖,由淄川西槐峪村迁至淹子岭。“过去,淄川附近经常有人到规模比较大的临朐县五井镇赶集贩卖陶瓷,往来走的,就是淹子岭村附近这些小路。1870年,国姓人家由淄川迁徙到这里后,围绕着村西的山泉定居并繁衍至今。”

    最初,因人口少,村西的山泉为村民提供了足够的饮用水。但到上世纪70年代,淹子岭村人口一度达到258人,饮水问题随之出现。“这么多人在村子里,人们饮用水以及种田等农业用水,就逐渐成了村里的大问题。”国成勤说,遇到大旱,泉水少了,村民就得昼夜排队等水,有的甚至到5里外的小黄谷村担水,或是到沂源平地村、淄川山桥村取水。逢着冬天缺水的时候,春节年夜饭的水饺包好了,却没有水再煮饺子的事儿,不少村民都经历过。

    正因如此,当时淹子岭村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淹子岭,日子难,吃水要到5里远,天寒地冻风雪到,饺子没吃算过年。”并有“家住淹子岭,饮用3县水”一说。

    国成勤告诉记者,为了不让山泉水白白浪费,1981年,村里修了能够储藏10吨水左右的龙泉池。1999年,当地政府拨款在山腰拦坝蓄水,2001年,又在村民各自房屋后面地势较高的位置为每户修建蓄水池并与各家的水管相连。如今,只要蓄水池里有水,村民在家里拧开水龙头,就会有“自来水”可用,从此,淹子岭村村民再也没有因为饮水发愁过。

 

风光:

 山水民居上过电视,层层梯田获评“齐鲁最美田园”

    “淹子岭是潍坊海拔最高的山村,村里的山泉水甘甜无比。这里盛夏的夜晚也要盖被睡觉,而且很少有蚊虫,站在淹子岭顶峰,凉风透骨,很适合野外拓展……”在聊到自己村庄的优势时,国成勤一口气说了很多。

    据国成勤介绍,20世纪70年代,电影放映队第一次登上了淹子岭,电影《地道战》引得周边村民纷纷前来观看,当时有“4县同看一幕电影”的说法。国成勤还告诉记者,早在1988年,山东电影电视制作中心拍摄的电视剧《重返沂蒙山》的不少场景就选自他们村,村中的山水民居与禾木花草在那时就被搬上了荧屏。

    处在大山中,却不因大山而封闭,淹子岭村村民渴望着改变。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看着眼前的村庄,国成勤满是感慨,他说虽然自己现在可以算是潍坊最穷的村支书,但他相信村子会有个美好的未来。

    2012年年底,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国成勤开设了一个名叫“临朐嵩山淹子岭”的微博,希望能通过现代化的网络让更多的人了解淹子岭。“这几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到这里避暑消夏、骑行拓展,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国成勤告诉记者。

    2013年8月,山东省农业厅公布了“齐鲁最美田园”的评选结果,“临朐县淹子岭梯田”从14个市报送的60个田园景观中脱颖而出,被评为“齐鲁最美田园”。“这是潍坊市唯一入选的田园景观。同时,参选的摄影图片也被评为‘齐鲁最美田园’摄影作品金奖。”国成勤面带微笑说。

 

物产:

海拔高,气温低,淹子岭高山蔬菜“奇货可居”

    因海拔高,气温低,淹子岭村的农时较县内其他地方晚半个月。五一前后,桃蕾初绽,槐蕊吐芳,淹子岭的五角枫绿叶舒展,鲜花怒放,给人一种“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感觉。

    据介绍,五角枫是淹子岭的标志树,栽于何时已经没有人知道。“五角枫树高16米,树围3米多,树下曾经是行人避暑乘凉的好地方。五角枫开花就是我们开始春播的时候,这一经验一直沿用至今。”国成勤告诉记者,令人惋惜的是,村子里的五角枫于2001年被人盗挖,村民只好在原址上新栽植了3棵五角枫。

    淹子岭村多为山岭薄地,有粮田129亩,主要种植玉米、高粱、谷子等。上世纪80年代以来,村民利用当地特有的气候和土质条件,种植土豆、西红柿、佛手瓜和黄烟,繁育大白菜良种。

    村民国成进告诉记者,由于山高气温低,淹子岭村盛产的高山蔬菜很受欢迎。“村民种植一种‘狮子头土豆’,这种土豆是紫皮的,生长期特别长,口感特别好。”国成进说,淹子岭的佛手瓜在当地也很出名,到佛手瓜成熟的8月,路边就会有人收货,村里有30亩佛手瓜种植地,一亩能赚6000元左右。

 

民风:

村支书客串“采购员”,山村数十年没有一个贼

    淹子岭村道路盘曲,从山腰的南黄谷村到该村的5公里路程,就有回旋弯道20余处,行路难是这里最大的问题。国成勤告诉记者,1960年腊月,五井公社干部来村检查工作时,就有人曾滚下山坡,连随身携带的窝窝头都掉进了山涧。

    1985年秋,淹子岭村筹集资金,在原嵩山乡政府支持下,修建了11.1公里的暖淹公路,并分别于1996年和2005年两次进行拓宽。2008年暖淹公路硬化工程建成并投入使用。同年10月18日,潍坊市基本实现“村村通”公路暨暖淹路通车仪式在该村举行。2013年正月十六,淹子岭村又迎来了全村人做梦都盼望的一件大事——校车开通。早上六点半,黄色的标准校车缓缓驶入淹子岭村,作为大山深处的孩子,多年的校车梦终于实现了。

    虽然道路硬化为村民外出带来了方便,但淹子岭村至今还没有一个小卖部,就连日常用的油盐酱醋村里都买不到。正因如此,国成勤客串起村民的“采购员”。

    “每年的10月到第二年的3月,国成勤几乎天天下山。除了工作的事情外,他还要为我们大家伙办各种事。”村民国洪民告诉记者,国成勤每次下山前,都会询问村民有没有需要捎买的东西。小到油盐酱醋,大到面粉、农药、玉米种子,甚至还有村民们吃的感冒药等。每次,国成勤都细心地用本子记录着。

    采访中,国成勤不止一次告诉记者,小村庄民风淳朴,村民是一家人。“只要不是自己的东西,村里人没人会拿。”国成勤说,“打我记事儿起,村里就没出过一个贼,摩托车放在外面,整夜不锁,也没有人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