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天下

冰桶刚退烧“冰书”又火了 作家点名读书人列书单

关键词:冰桶挑战 冰书挑战   “冰书挑战也许可被理解为煞有介事,但书单本身无辜。作秀永远没必要,传播分享永远有必要。”

    “冰桶”刚退烧 “冰书”又火了

    一群读书人扎堆列书单 也有人泼冷水:“读书而已,挑什么战啊”

  支持者声音

  “冰书挑战也许可被理解为煞有介事,但书单本身无辜。作秀永远没必要,传播分享永远有必要。”

  不以为然者

  “我觉得阅读就是阅读,分享就是分享,没必要弄这个形式。”

  名词解释

  冰桶挑战

  “冰桶挑战”全称为“ALS冰桶挑战赛”,由美国棒球运动员皮特·弗雷茨与朋友们发起,旨在帮助那些患有“渐冻人症”的群体。“冰桶挑战”的规则是要求参与者在网络上发布自己被冰水浇遍全身的视频,然后便可以点名3个人来应战,被邀请者如果不应战,就选择为ALS病患捐出100美元。8月该活动在全美科技界大佬、职业运动员中风靡。随后扩散至中国,科技界大佬、娱乐明星纷纷响应,风靡一时。

  冰书挑战

  “冰书挑战”最先在Facebook上流行起来:要求被挑战的人迅速列出影响自己最大的十本书,然后挑战十人,被挑战的人回答后再挑战十人,并且告知原挑战者。目前,“冰书挑战”在中国的热度正在发酵中,中秋当晚,“冰书挑战”已进入微博热门关键词,仅在微博上参与此项挑战的网友已数以万计。不过,截至目前,参与这项挑战的公众名人仍然不多,与参与“冰桶挑战”的比尔·盖茨等等商界大佬相比,微博著名段子手@东东枪戏称,“冰书挑战”是“穷人版”的冰桶挑战。

  蔓延全球的“冰桶挑战”刚刚退烧,又有一拨新的“挑战”来到了!近日,在国外社交账号“脸书”(Facebook)上,全球爱书人在网上发起了“冰书挑战”,且逐渐在国内微博平台上传播开来。该活动要求被点到名的挑战者,迅速列出影响自己最大的十本书,然后再点名十位挑战者。作家马伯庸、李西闽,诗人廖伟棠、华秋、80后女诗人春树,编剧史航等在微博上甚为活跃的文化圈读书人士,都接受了挑战。

  相较于要承受冰水浇头且以捐款为目的的“冰桶挑战”,推荐书目的“冰书挑战”,显得比较文静、文艺和草根化。截至目前,参与这项挑战的公众名人仍然不多。微博红人“东东枪”就幽默表示,“这游戏是‘冰桶挑战’的贫民版吗?有钱人是不是都不玩这个?”

  “冰书挑战”火了

  作家点名挑战

  一群读书人开始列书单

  “冰书挑战”在微博上蔓延,可以追溯到香港作家廖伟棠9月7日发的一条微博。他写道,“最近‘脸书’(facebook国外社交账号)上流行起‘冰书挑战’,要求被挑战的人迅速列出影响自己最大的十本书。然后挑战十人,被挑战的人回答后再挑战十人,并且告知原挑战者。我的书单在长微博里,我挑战的人将@在评论里,请你回答后也@我让我看见。”随后,廖伟棠又解释说:“前天我把这命名为‘冰书挑战’,纯粹是好玩儿,接受挑战玩下去的朋友也存此默契。”

  随后,廖伟棠列出对他影响最大的书单。廖伟棠的这几条关于“冰书挑战”微博,随后就引发很多读者转发、评论,并开始“晒”书单。其中包括诗人、作家、出版人、媒体人,以及游戏设计师等众多行业的读者。

  经常在网上与读者互动,交流阅读体验的著名编剧史航,自然成为“冰书挑战”的首选对象。他对此活动也有自己的看法,“从小爱看书单,第一个书单来自托尔斯泰,那些书没都看,但存点印象是有益的。‘冰书挑战’也许可被理解为‘煞有介事’,但书单本身无辜。作秀永远没必要,传播分享永远有必要。”

  面对如此多的书单,有网友则提出,可否针对书单组织公益捐赠活动?中国艺术报副总编辑康伟则建议:“应该成立个‘冰书’图书馆。凡参加冰书挑战者,均须将所列图书各一册捐给冰书图书馆,向公众免费开放。”

  也有人泼冷水

  学者止庵“绕行”:“有点像煞有介事”

  “冰书活动”被一些人玩得高兴,但也有人对此活动没有兴趣,认为其意义不大。比如著名学者止庵,在被点名列书单的时候,作为一个经常在微博上荐书的学者,却表示这“像是个坑,绕行”。他还含蓄地表达理由:“当年看《达利访谈录》,访问者问:假如把你的画都烧了,只留一幅,你留哪幅?达利答:一幅也不烧。鄙意以为这是对‘冰书挑战’之类问题最好的回答。”

  止庵随后解释说,“读书而已,挑什么战啊,有点‘像煞有介事’。请鉴谅。”该观点也得到不少读者的认同。网友“gabyandchris”就认为,读书是很个人的选择,不是用来挑战的,“这类的命题,就好比我穿多大码的衣服一样,自己明白并能乐在其中就好。何来挑战之说?”

  熟悉止庵的读者都知道,止庵在自己的微博上,经常分享他阅读到的好书。9月9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也电话联系到止庵,他再次强调,自己对“冰书挑战”之所以是持如此态度,并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列书单,“我喜欢列书单。我只是不喜欢‘要求被挑战的人迅速列出影响自己最大的十本书。然后挑战十人,被挑战的人回答后再挑战十人,并且告知原挑战者’这方式。我觉得阅读就是阅读,分享就是分享,没必要弄这个形式。”(华西都市报记者 张杰)

  记者手记

  “冰书挑战”终归是一件好事

  “冰书挑战”一出现,不少人还是眼前一亮。有人还会想:作为非著名人士的草根,挑战冰桶时咱没有被点名,这回咱可以挑战冰书了吧。而且,只是动动脑子回忆一下,列个书单而已,又不用承受肉体之苦,何乐而不为呢?

  正因为缺乏戏剧冲突元素,没有刺激的画面感和名人效应,跟金钱完全无涉,冰书挑战显得寒酸。但也因此不会成为被某些人拿来炒作别的目的的工具。于是,不管是读书口味独特、格调高雅、曲高和寡到没朋友的诗人、作家,还是随口就拎出隋唐演义、西游记等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读物作为影响自己最大的书单的大众人士,都来挑战“冰书”一把,也算网络一景。

  当然。有人不喜欢这种“快销”性质,感觉这种互联网行为与读书气质不符,这也值得尊重。

  总之,就算不会像“冰桶挑战”那样因为各种要素齐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成为经济学意义上的完美营销案例;就算有人不喜欢这种形式,在当下深度阅读越来越珍贵的当下,还能有人想到用单纯的读书来做一场互联网传播活动,对于阅读风气的提高,终归是一件值得乐见其成的好事。